进行训练后的按摩放松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08-12 13:19

       周小曼点点头,从书包里翻出手工蛋卷递给他:‘给你的,尝尝我妈的手艺。没有加其他东西,就是鸡蛋跟一点儿面粉。’

       孟超立刻激动起来,一把抓在手里,差点儿没把蛋卷给捏碎了。他连话都说的颠三倒四,这这怎么好意思呢?哎呀,阿姨太客气了。

       周小曼笑了:“你吃吧,反正放在我那儿,也就是流口水,我又不能吃。”

       少年心疼起来,小声劝她:“你少吃一点,又没关系。你的运动量那么大,肯定不会长肉的。”

       周小曼笑了笑,没有说什么。没有经历过她上辈子的经历,是难以理解她对于肥胖的恐惧的。可怕的不是胖,而是盘随着胖的生活状态。像团烂泥巴一样,让她喘不过气来。

       少年正要巴巴儿跟着周小曼一块儿进去呢,人家姑娘就挥挥手,表示自己先走了,他继续等着吧。

       孟超傻眼了,眼睁睁的目送纤细的背影越走越远,捶着自己的脑袋暗骂自己,太蠢了!找什么理由不好!等家里人送东西,这种破借口。这下好了吧,只能巴巴儿看着人走,连上去说几句话都不行。

       下午的训练,周小曼进行的非常顺利。她们六个人刚参加完高强度的体育竞赛。回来的第一天训练。还是以基本功为主。

       薛教练得意洋洋道:“现在知道了吧,为什么我一直跟你们强调,基本功是最重要的东西。你的底子打成什么样子,成套动作出来就是什么样子,忽悠不了人。”

       丁凝在边上愁眉苦脸,她昨天吃多了,尽管晚上去跑了步,今天早晨称体重的时候,还是重了一两。上午又穿着减肥衣罚跑了二十圈。

       她有气无力的看着周小曼,咬牙切齿道:‘我真羡慕你,你怎么控制的,你怎么老是不超重呢?’

       周小曼直接一个白眼送给她:‘我超重五斤的时候,你又不是没看到。我哪里不超重啊?我是不超重则以,一超重就直接吹气球。’

       薛教练瞪眼:“你再给我胖回来试试!”

       边上的女孩子们听了她们的对话,都笑了起来。

       结束训练后,一群小姑娘又去保健室进行训练后的按摩放松。

       周小曼问丁凝:“林琳现在怎么样了?她的手术到底哪天做?”

       丁凝叹了口气:“应该是明天吧。他们家给她从上海特意情的专家过来做手术。”

       周小曼点点头:‘嗯,那应该问题不大吧。不过林琳惨了,动了手术,就只能躺在床上,她想出去玩都不行。’

       丁凝也叹气,是啊,我感觉她白休假了。

       其他小姑娘们也嘻嘻哈哈的表示,放假不能出去玩,太亏了。谁也没有提林琳提前退役的事,大家努力让那种伤感的气氛不再萦绕在她们周围。一路走来,有太多的小伙伴离开了他们的队伍。可是现在,她们还不想放弃,就只能咬咬牙,坚强的继续前进。

       周小曼喊丁凝一块儿去吃晚饭,后者有气无力道:“算了吧,我怕我进去会又忍不住,前功尽弃。明天要是上秤还超重。教练真的会杀了我的。”

       大家集体表达了对丁宁的同情,周小曼表示会给她带半根黄瓜回来的。气的丁凝要拿枕头砸她。

       一群人嘻嘻哈哈的时候,童乐在外面敲门了。他有空时就爱往这边溜达,连传达室的大爷都熟悉了他这张脸,直接刷脸进门。

       童乐一见周小曼,眼睛就亮的诡异。那种有最后重大爆炸新闻亟待分享的热切,让其他姑娘纷纷识相的告辞了,先走一步。

       周小曼请童乐去食堂吃饭。经过孟超身边的时候,她还主动打了个招呼,询问对方,今天食堂有什么好吃的没有?

       孟超立刻表示,他来就好。

       童乐一口拒绝:‘别,以后再说。今天我有事情跟小曼讲。’

       篮球少年将‘小曼’俩个字在牙齿里磨了又磨,悻悻不乐的帮童乐打好了饭菜,又窝窝囊囊的回了自己队伍里。

       队友嘲笑孟超:‘呦,这是情敌啊!拿出点儿气势来,超子!’

       孟超眼睛盯着周小曼的方向,咬牙切齿:“小舅子!”

       桌上的队友们都笑了起来。

       僻静角落里的周小曼却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催促童乐:“你在说一遍。等等,我没听错吧,你的意思是,他头顶上绿了?”

       童乐幸灾乐祸:“何止是绿了啊。他还喜当爹,给人白养了小十年的女儿呢。”

       今天下午一放学,童乐就回家上网看新闻。美名其日,为时政考试存储能量,然后就去本地市民论坛逛了。他们学校的学生都爱逛论坛,看看有没有什么八卦。然后少年就无意间看到了那个帖子,当然,都已经被顶到了首页前三了,他想不看到也难。

       事情的起因是一个人发帖子调侃,周文忠和姜黎这对夫妻。

       穷极无聊的搂主表示各种想不明白,为什么好端端的大小姐,居然看上了个有妻有女的穷小子,不惜当小三把人家挤下位。

       一堆人各种分析,各种调侃,各种酸溜溜的时候,突然间有人冒出来一句,这种事情可不好说。

       然后那个层主就说了件他当年见到过的事情。当初他们村就有个大学生,被省里高管的小姐看上了,招去当女婿。你们猜是怎么回事啊?那官小姐怀孕了。哎,你们别以为这事儿不算大事。看年代!在那个年代发生这种事情,那叫流氓罪!问题可严重了。想打胎的话,没有证明,根本打不了胎。

       这个故事一听,大家都兴奋了起来,可是各种分析,会不会真就是这个样子。

       现在姜黎以前在大学里的事情,也被扒皮的差不多了。这位看着端庄文秀,从书香门第好人家的出来的女儿,难道不是一位高级交际花吗?披着文艺沙龙的皮,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可真够能说的。尤其有几张老照片被人扒出来,相当耐人寻味。一个风华正茂的年轻女孩子,被一群老男人围坐着,众星拱月的样子。让人不往歪理想都难。

       这话题,聊着聊着,有人跳出来反驳。诋毁姜黎的人,就是纯粹的嫉妒,看不得人家齐全。

       先前的层主就笑维护者,他想舔人家的脚丫子,姜家大小姐还看不上呢。俩边对骂起来以后,突然间有人传了一张照片,姜黎带着周霏霏跟一个陌生男人吃饭的照片。男人虽然在照片里只漏出了背影跟后脑勺,可是单看体型,谁都能辨别的出来,这绝对不是周文忠。

       这照片里最秒的不是姜黎带着亲生女儿跟丈夫以外的男人共进晚餐,而是姜黎望着对方的眼神。

       相机巧妙的捕捉到了细微的感情,那种柔情蜜意,含情脉脉,要说不是看恋人,实在是难以相信。

       打扮一新的周霏霏也是巧笑倩兮的模样,真是个可人的小女儿。


预约请加客服QQ
2209205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