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一家吃喝玩乐按摩一条龙的KTV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19-10-06 21:54

夏天是个燥热的季节,尤其在隆隆响雷过后滴雨不下,沉闷的天气变得更加沉闷了,大街上的洒水车由早晚两次变成了一天四次,大中午火辣辣的太阳烤得沥青的大马路吱吱作响,飘扬在空中的水雾呈现一道彩虹,却怎么都让人心生不了喜悦感。

又到了周五,终于可以在冗长枯燥的工作解放两天,工作室的小伙伴们丝毫不受天气的影响像是打过鸡血般变得活跃了起来。对苏语果而言,周末毫无疑问是睡眠日。

前两天接下了整栋别墅装修,是个爽快的大客户,也是苏语果首单大单。大家都在兴致盎然地讨论周末庆功活动,苏语果揉了揉酸痛的双眼在一堆的设计方案里抬眸,时间已是下午三点了,肚子早就饿到贴肚皮了,此时她只想来一块可口的班戟。

突然很想念大唐街“wait for”的各种班戟,尤其那浓郁的草莓味班戟,她现在都能想象满口奶油夹着草莓入口即融的满足感。

她爱吃班戟,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模糊到她忘了在那个大雨磅礴白衣少年的模样,他把他手中唯一的班戟和雨伞递给衣衫湿透躲在角落里分不清满脸雨水还是泪水的她,并告诉她说,草莓班戟能甜你一整夏。偶尔她还会记起那个跑在风雨中白色的背影,那个在她不知所措给予了她温暖的少年,寡凉的内心深处划过一丝的触动。

她怕麻烦,所以这么多年来她来回只会做两个菜,吃东西她只会挑简单的食物,比如吃虾吃螃蟹这些费劲的,她决不会碰,像尤扬这种怪癖喜欢享受这种繁复不能再繁复的事,更怪的是他从来不吃,每次都会把这些劳动成品硬塞给苏语果,美曰最佳搭配。

苏语果想想最佳搭配也是贴切的,这么多年来,尤扬喜欢剥橙子她喜欢吃橙子肉,她喜欢鸡蛋黄尤扬喜欢蛋白。

她现在都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抽风从了他这个无理的请求。

也许是还在攻读硕士学位的她对于未来还是一片模糊,尤扬跟她说,果子,我们一起开一家设计公司吧,我们的理念“幸福是可以设计”的,苏语果还记得尤扬说这话时神采奕奕的表情。

店里的总设计师顾问ken瑞在大西洋的另一端发来了一条信息说“恭喜我们的冷小姐。”

冷小姐的缘由,据ken瑞说,某天的晨早她刚好碰到他和他的初恋女友在一个小巷里吵得正激烈,那时谁还不认谁,而她刚好必经之过,当时她说了句:等一等,让我先过去,你们再继续?后来尤扬引荐跟他学设计时,ken瑞一开口便叫了她冷小姐,当时她愣了愣,ken瑞说他的女朋友时常也会提及到她,说要谢谢当日她的经过才让那场吵架停了下来,她依然毫无印象。ken瑞总是用一口半英半中的调调笑她无感情的冷小姐,每每引得尤扬大笑不止。

没有春暖花面朝大海的触动,也没有感时花溅泪的伤春悲秋,也许有过希期,但早就遗弃在许多年前,那个桃花盛开农历正月十五的时季,她亲手把藏在身后手中满是花蕾的桃枝折断,然后伴随着那颗高傲的心一同扔进了垃圾桶里。

“果大大,这个周末一起聚餐呗?”

果大大是尤扬在她进公司时介绍她时故意说的,后来又变成了全公司的叫法。

关于名字,她曾有过一丝希望,本以为作为一个小学老师和高中老师的父母取语果是出自于哪一首诗词,直到她满怀期待去问秦素梅时得知:她出生那天刚好下着着雨,家里的桑果树唯一一年开了花结果,就这样给她取名为语(雨)果两字。

直到刚满20岁青春洋溢的许芊芊问她,她才琐碎的碎片中出来,苏语果直接快捷键快速地回了两个字:谢谢。

预约请加客服QQ
2209205757